房間裡的叫床聲,房門外的心碎聲


以下內容,兒童不宜,敬請留意~~^0^
裡面的內容,涉及當兵一事,估計是台灣地區流傳的~~

<房間裡的叫床聲,房門外的心碎聲>

當兵入伍前一晚跟女友狠狠的爽過三次。
她是需求量很大的女孩,就算我這麼好色,體力這麼好,有時候也只是剛好能滿足她而已。

  雖然我是她第一個男人,但第一次要分開這麼久,難免會胡思亂想。
新兵訓練要一個半月,中間懇親或點放也不過只有三次而已。
點放8小時,從台南要到台中來回也不太可能。
等到下一次能上床的機會我和她的機私可能都會生鏽和長蜘蛛絲了…
千萬個不捨,千萬個不放心。
再再交代懇求他要等我之後,還是硬著頭皮當兵去了。

  十幾天後的懇親,我沒有叫我爸媽來,只叫她來陪我。
見面時她神色就有點不妥,不經意的問她怎麼過來的,她眼神語氣也有些閃爍。
我還以為是擔心我,或被我光頭的呆樣嚇到,
還是因為人多排不到電話沒辦法打給她而生氣。
要牽手,要親嘴,都閃閃躲躲的。
一直用人多,這是營區等等的來拒絕。
拜託,跟她在學校司令台上都打過野砲了!

  千百個疑問也只敢悶在心裡。
眼淚也只能往肚裡吞,拜託上蒼,可別搞兵變啊。
再過一個禮拜的點放,她過來時就更奇怪了。
那麼久沒見,當然是精蟲上腦。
拉她去開房間,就推說不想,累。
到最後還發脾氣,說我只在乎她的身體等等…

  我真的是完全不知道狀況。
當兵前一切都好好的不是嗎?
我們感情也不錯啊,她也說會乖乖回去等,周遭也不見什麼人對她有非分之想。

  為什麼?為什麼!
一切都變的那麼詭異!?

  第二次點放她就直接擺明了不過來了。
電話理冷冷的語氣,再怎麼套她話也只是說等你放假再說吧,或好好當兵別胡思亂想之類的。
這這這…,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心裡隱約有個底了,該來的還是要來的。
腦海裡有無奈,有悲哀,有疑惑也有憤恨。
我沒告訴她結訓假的確切時間,我要給她來個出奇不意!
我要看看到底是誰讓這一切變成這樣!

  8點放假,就直衝過去,到了我們和租的套房時是正中午。
陽光燦爛,心裡卻是緊張萬分。
不要笑我無聊或低級,我還特地買了一束花和一盒保險套。
世事難料,有準備比較好。
而且還是她最愛的戴瑞斯螺旋紋,雖然我真的很討厭帶套套,以前根本是能不帶就不帶,是男人都碼知道,不帶套內射是最爽的!

  上到三樓我就聽到怪聲音了。
還傻傻的不知道是哪一間傳出來的,說實在叫床聲都碼大同小異…
了不起日本歐美的差比較多而已…

  但是站在「我們」的房門口,我是真的聽出來了。
多麼熟悉的叫床聲和喘息聲…
我確定我沒走錯房間…
房號沒錯,鞋櫃上的鞋子也是我們的。
門口我的9號NIKE球鞋旁是一雙11號,配色極醜,還散發著異味的A牌鞋。
而她小巧可愛的CAMPER鞋,一臉無辜的默默躺在旁邊。
所有情色文學理的情節全部湧現在我腦海。

  不要跟我說她在DIY…
那男人的喘息聲哪來的?
還有那趴趴趴的撞擊聲?

  不要跟我說是電腦的喇叭好…
199一組的防磁喇叭是不可能有這種高級環場立體聲的表現的。

  不要說是學區之狼正在裡頭犯案…
那明明是男歡女愛,妳情我願的歡愉聲。

  冷掉了,真的冷掉了…
我曾經半正經的設想過,遇到這種情況該怎麼辦。
反正我汗草也不壞,衝進去跟他勝負一下啊,怕啥?

  心痛嗎?
憤怒嗎?
比較多的還是不知所措吧…
可是現在,我卻只能腦袋一片空白的退到樓梯口。

  為什麼?
我對她不好嗎?
他真的那麼好嗎?
現在是大白天,不怕別人聽見嗎?
多久了?
幾次了?

  我是真的傻掉了,有什麼人經過,什麼鳥飛過,什麼狗跑過我都無動於衷。
哀大莫於心死,真的。
心痛到連豬排便當的味道我都聞得出來。
是啊,早上到現在滴水未進。
原來心痛歸心痛,餓歸餓。

  心痛加肚子餓就會產生女朋友提著便當出現在妳面前的幻覺…
幻覺…
幻覺開口說話了:「你放假了怎麼沒告訴我?」

ㄟ~~~!?

  爽完了還去買便當回來給奸夫吃喔?
三…三個便當?
還搞3P喔?
還是多買一個給當觀眾的我?

  不對啊,那激烈的叫床聲還在啊?
滿猛的,斷斷續續也快半個小時了,身體好喔!

  是分身嗎?
女友臉紅紅的拉著我的手就往樓下走。
「幹嘛偷聽我妹和她男友啦!」
『ㄟ~~~!?』
「她跟男友來台中玩,房間借他們住啦,我窩小娟那邊。」
『啊~~~』
「啊屁,樓下就聽到聲音了,有夠扯的。以後不敢回來住了」

  我低頭看著女友穿著拖鞋露出來的粉嫩雙腳,還有點呆呆的,回不過神來。
『那個…』
「那個啦?」

  女友把花搶了過去臉上又露出了我熟悉又深愛的可愛表情。
看她這種清純可愛的表情,我不相信她會背叛我。
「就說我比較喜歡百合了你還買玫瑰…。」

  『妳妳妳…』
  『妳之前幹嘛怪怪的啊?』

<若想知道結局,請回信^0^>

1 則迴響

  1. Tim said,

    一月 25, 2009 於 20:18

    <房間裡的叫床聲,房門外的心碎聲-結局篇>

      她剛好把玫瑰撥了一下,戴瑞斯的黑色盒子露了出來。
    然後…整束花就往我頭上甩過來…
      
    「你這隻死色豬還敢講!你入伍前一天我們嘿嘿的時候叫你帶套套你就偏不帶!」
    「現在才知道要買一盒來!」
    「人家這次已經慢了三個禮拜還沒來了啦!」
    「就已經擔心的要死你還只想嘿!」
    「死豬!臭豬!大色豬!」
      
    『喔… 呵呵呵…』
    「笑屁啊!?一臉淫笑的在想什麼鬼東西?趕快陪人家去檢查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