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誰看懂了這篇文章,誰就真正看懂了《越獄》-五之五(完)


五之五(完)

四,最後的陣地—中國

世界經濟集團對中國的掠奪,從清朝時就開始了,網上有人不斷的歌功頌德的美國人退還庚子賠款的“偉大舉動”,只可惜大多數中國人對這種先搶劫你,再用搶劫你的一部分錢給你弄個什麼東西的舉動不感冒,況且這一舉動的原因來自八國聯軍司令瓦德西給各國首腦寫的信,信中明確指出,義和團運動已經證明了中國是一個不會屈服於外來勢力的民族,反抗不會停止,無論哪個國家都沒有足夠的兵力和精力來控制這個國家,因此他建議采取以中國人代理來統治和掠奪中國的手段,於是美國人投資建造了清華大學,美其名曰——支持中國的教育事業(全國N多文盲的時候不去弄小學或者掃盲而辦大學?)規定該大學每年必須向美國派遣多少多少留學生,美國伊裡諾大學校長詹姆士在1906年給羅斯福的一份備忘錄中聲稱:“哪一個國家能夠做到教育這一代中國青年人,哪一個國家就能由於這方面所支付的努力,而在精神和商業上的影響取回最大的收獲。”“商業追隨精神上的支配,比追隨軍旗更為可靠。”當然,這種一相情願的做法顯然是由於不了解中國所致,他們小看了中國人骨子裡的東西,往後的日子裡,這些留學美國的人雖然學說英語,學美國的東西,即使在異國他鄉卻始終沒忘記自己是中國人,要為中國而努力……

在中國軍閥混戰的時候,西方經濟集團以軍火為貸款,讓各派軍閥必須以國家利益為抵押換取軍火,當北伐戰爭開始後,他們又毫不猶豫的命令各國軍隊直接干涉北伐,制造了南京慘案,直到蔣介石背叛革命,向外國承諾,我的政府可以繼承北洋軍閥以來所有的外債,這才讓西方國家開始放棄他們支持的軍閥全力支持蔣介石,而這筆外債有多少呢?折合國幣達744447593.98元,從1927年至1933年,對有確實擔保的外債,清償本息達二億四千九百余萬銀元,截止至1934年6月,已承認並歸入整理的達十億五千六百萬銀元。遇上這樣一個冤大頭,西方的銀行家們終於眉開眼笑了,當然,債務是永遠還不完的,老蔣的四大家族一面借債務,一面用國家利益來還,直到1949年借債額共達3068000000元,這些債務加上償還的利息,相信中國人民別想翻身了……

當司徒雷登看到人民解放軍的軍隊從樓下通過的時候,他沒有走,留了下來,後來被寫進了著名的《別了,司徒雷登》,一些腦殘的家伙以為據,說毛主席當年憑借一時的意氣斷送了中美建交的契機,但是當年司徒雷登留下的原因則是,“睜起眼睛看著,希望開設新店,撈一把。”其實很簡單,假如共產黨取代了國民政府,那麼債務也應該繼承,這是西方經濟集團的算盤,總之,他們不能有壞帳。但是毛主席不是老蔣,不會為了讓華爾街的金融家們高興就讓人民共和國剛誕生就平白無故背上十輩子都還不完的外債,所以司徒雷登必須滾蛋,這是真正意義上的廢除不平等條約,中國的經濟終於可以重新開始,而不是從一個無底洞中絕望的緩慢往上爬,當然,美國最心疼的不是蔣介石政府的潰敗,而是那些天價的貸款永遠無法要回,因為逃到台灣的蔣介石憑借一個小島永遠無法償還那些債務……

於是新中國就在一片敵視的封鎖中傲然挺立著,用自己的手去建造自己的國家,無論路途多麼困難。

毛主席有句話,“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這是真理,當然面對一個如此強大的中國,他們不敢把軍隊派過來送死,在核武器存在的今天,貿然的戰爭是毀滅性的,他們在尋找一個戰爭以外的方法,改革開放給了他們這個機會,有機會讓外資進入中國,也有機會合法的雇佣中國的“買辦”來幫助他們進行活動,但是他們卻很不高興,為什麼?因為在中國始終有一個中國共產黨站在他們上面,注意著他們的一舉一動,防止他們對中國進行大規模的經濟掠奪,無論你如何鑽法律的空子,無論你如何花言巧語,也無法隨心所裕的行動,當然,他們可以用大把的鈔票收買一些官員,但是無法收買整個黨,更無法用錢來控制住整個國家,即使投入再多的錢,中國的支柱產業,鋼鐵,軍工,資源等都被牢牢的控制在國家手裡,他們更擔心,一旦遇上類似日本那種掠奪,共產黨是否會用他們手中的權利越過法律來強行制止對中國的掠奪,這確實讓他們坐立不安。更為惱火的是中國的外援,中國對非洲兄弟國家的援助沒有絲毫的貸款性質,是純粹意義上的幫助,這不但讓非洲國家的兄弟和中國走得更近,而且讓他們找到了一種新的選擇,不用靠找西方國家貸款,然後償還一百幾十年的外債,也可以開發國內資源,然後進行貿易促進經濟增長。

天那,這是對非洲人民“民主”的踐踏,是對他們“自由”的褻瀆,於是西方新殖民者們怒不可憤,長此以往,他們找誰貸款去啊?於是他們突然發現了一個還在進行內戰的國家蘇丹,這個國家有石油資源,但是卻缺乏開采的能力,於是中國人去援助建造了石油設施,幫助蘇丹政府開采石油,然後和蘇丹進行合法貿易,這是多麼大逆不道的事情啊。要是讓他們來,先說服政府貸款多少錢修建石油設施,然後以油田作為抵押,讓蘇丹這個窮國擔負起上百年的巨大債務,他們只要坐在華爾街數鈔票就可以了,當然即使你還不上也不要緊,油田跑不了,至於達爾富爾,達爾富爾在哪?但是中國徹底粉碎了他們的夢想,於是憤怒的他們哭天喊地的大叫“蘇丹人道主義危機”,中國是“幕後幫凶”,當然潛台詞是你們怎麼能“搶我們未來百年的錢呢?”不過不要緊,反正媒體都掌握在他們手上,他們怎麼說美國人就怎麼信,連奴隸主都能成為“自由鬥士”還有什麼是不能繼續編造和篡改的,所以說美國人喜歡當炮灰怨不得別人,誰讓他們自己頭腦簡單呢。

於是他們會用上一切可能用到的手段來瓦解這個可以威脅他們斂財的國家,那些在前蘇聯用過的和沒用過的手段,那些可能奏效和不太可能奏效的手段全部用上,他們可以在美國國內扶植那些大腦有病的瘋子甚至西藏的奴隸主和新疆的恐怖分子,用所有的媒體不屑余利的打擊中國,把中國描寫成一個“邪惡帝國”,甚至不惜用冷戰的手段來對全世界進行“社會主義威脅”的反復宣傳,以達到醜化孤立中國的目的,當然,他們時刻也不會忘記對中國的“民主”教育,收買一些敗類和天真者,讓他們不屑余力的進行宣傳,指望這種“愚公移山”的行動或許會在哪天能夠取得成效,讓他們可以像在前蘇聯那樣解決社會主義問題的同時再大撈一把,只可惜他們忘記了,中國是喜馬拉雅山,高度是每年在增加的……

中國其實已經在進行一場保衛中國的戰爭,只是大部分人都沒有意識到而已,而我們的對手並不是那些“美國人”,而是他們背後的那個龐大的集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