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周刊》:中對美挑戰來自其人民而非貨幣


《時代周刊》:中對美挑戰來自其人民而非貨幣

全文轉載自《新浪網》:

http://finance.sina.com/bg/experts/sinacn/su/20101008/1155151457.html

《時代周刊》亞洲版在即將於10月18日出版的期刊中發表了題為《中對美挑戰來自其人民而非貨幣》的評論文章。文章作者法裡德-扎卡利亞 (Fareed Zakaria)10月3日曾作為CNN的主持人採訪過中國總理溫家寶。扎卡利亞是《新聞周刊國際版》的編輯、《新聞周刊》和《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家、 CNN主持人以及《紐約時報》暢銷書作家。扎卡利亞在本文中指出,美國所面臨來自中國的真正挑戰並不在於中國向美國輸出廉價商品,而是恰恰相反:中國正在沿着價值鏈上行,這在未來可能構成對美國經濟最大的新競爭。

以下是該評論文章全文:

  我贊同兩黨合作的理念,哪怕只是看到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形象被放在一起,都會露出微笑。我對自己說:“終於,美國的政府開始運轉了。”然而隨後我看到他們實際上達成的一致,於是開始懷念起原先的癱瘓來。

  9月29日,衆議院獲得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壓倒性支持通過了一項法案。該法案將通過提高中國産品的關稅來懲罸中國保持貨幣低估的做法。似乎所有人都認為法案的通過恰逢其時,其實不然。該法案往好了說是無意義的作秀,往壞了說則是危險的煽動,並不會如其所願地解決問題。更令人擔憂的是,此舉反映了美國日益滋長的排華情緒,這種情緒出於對中國下一階段發展所帶來挑戰的誤解。

  也許有人會說,中國保持人民幣低估可以幫助它的製造商將玩具、運動衫和電子産品以低價在海外市場銷售,尤其是美國和歐洲市場。但是中國之所以能夠成為世界工廠,這頂多算是可能因素之一。(其他因素包括工資低、基礎設施完善、對企業友好,以及順從的工會和勤奮的工人。)單是讓人民幣升值並不具備改變這一切的魔力。

  中國企業許多産品的生産成本比美國企業要低四分之一。讓這些産品的生産成本提高20%並不能讓美國工廠具備競爭力(因為我們可以合理地假定,如果沒有政府幹預,中國貨幣對美元將會升值20%左右)。最可能出現的結果是,人民幣升值將幫助到越南、印度和孟加拉等其他低工資國家,這些國家生産的産品與中國多有重合。因此沃爾瑪仍將以盡可能的低價進貨,只不過到時候更多的商品來自越南和孟加拉而已。況且,這些國家與其他衆多亞洲國家一樣,同樣讓自己的貨幣保持低估狀態。正如經合組織發展中心研究部主任赫爾穆特-賴森(Helmut Reisen)最近在一篇評論中所言:“世界上並不止兩種貨幣。”

  我們曾經目睹過這一幕。從2005年7月到2008年7月,在美國政府的施壓之下,北京允許它的貨幣對美元升值21%。然而盡管人民幣大幅升值,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卻在繼續猛增。當然,全球陷入衰退之後,中國的出口也有所放緩,不過降幅並沒有那些此前沒有令其貨幣升值的國家那麼大。因此即便産品價格略有上升,中國的表現也好於其他出口國。

  把目光投向別處和過去,我們可以得出同樣的結論。1985年,美國通過《廣場協議》(Plaza Accord)逼迫日元升值。但隨後日元50%的大幅升值並未讓美國産品的競爭力提高多少。耶魯大學教授史蒂芬-羅奇(Stephen Roach)指出,2002年至今,美元對我們所有貿易伙伴的貨幣匯率已經貶值23%,然而美國出口並未因此繁榮起來。美國從全球90個國家的進口高於出口。難道說這些國家都在操縱匯率嗎?抑或更有可能是我們整個國家強調消費甚於投資和製造的結果?

  未來的新中國

  我們所面臨來自中國的真正挑戰並不在於它不斷向我們輸出廉價商品,而是恰恰相反:中國正在沿着價值鏈上行,這在未來可能構成對美國經濟最大的新競爭。

  過去30年的大部分時間裡,中國將主要精力放在建設有形的基礎設施上面。它當時尚無對人力進行投資的迫切需要,整個國家的主要目標是生産低勞動力成本、低利潤率的産品。只要中國的工人成本低廉、工作勤奮,這就已經足夠。然而中國還需要現代化的工廠、世界級的鐵路、規模巨大的港口和高效的機場。所有這些都以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規模建成了。

  現在中國希望進入高品質産品和服務領域。這意味着中國下一階段的經濟發展需要以過去用於公路建設的同等決心投資於人力資本,這一點中國政府官員曾做出明確肯定。1998年以來,北京政府大力擴張教育,教育投入占GDP的比重上升了近兩倍。此後十年間,中國大學的數量翻了一倍,大學生的數量則增加了4倍,從1997年的100萬人增加到2007年的550萬人。中國還評選出9大院校,將它們視為中國版的“常青藤盟校”(Ivy League)。就在歐洲大學和美國州立大學在大規模減赤行動的衝擊下搖搖欲墜之際,中國卻剛好朝着相反的方向前進。耶魯大學校長理查德-萊文 (Richard Levin)今年曾在演講中指出:“這一容量的擴張是史無前例的。中國在短短十年的時間裡建成了全球最大的高等教育部門。事實上,中國世紀之交以來僅大學擴招的人數便超過美國全部大學招生人數。”

  教育的效益

  這一史無前例的教育投資對中國——以及美國意味着什麼呢?芝加哥大學諾貝爾獎經濟學家羅伯特-福格爾(Robert Fogel)研究工人受教育程度對經濟的影響。在美國,一個中學畢業的工人其産出是一個受過九年級教育工人的1.8倍,大學畢業生則是其3倍。中國正在急速擴充中學和大學畢業生的供應。盡管中國在服務領域仍遠遠落後於印度,原因是印度學生在英語和科技方面素質更高,但中國這兩方面都在迎頭趕上,中國企業也將涉足廣闊服務市場。福格爾相信,高技能工人數量的上升將在一代人的時間裡極大地提升中國的年增長率,讓中國GDP到2040年達到令人瞠目的123萬億美元。(是的,據他估算,2040年中國將成為全球迄今為止最大的經濟體。)

  不論這一不可思議的數字是否正確——我覺得福格爾對中國增長過於樂觀了——顯而易見的一點是,中國正在進入各種産業和工作的價值鏈上端,這些領域直到最近尚被視為西方世界的特權。這就是真正的中國挑戰。它並非來自北京的匯率操縱或隱性補貼,而是戰略性投資和辛勤工作。回應這一挑戰最佳和最有效的方式並非威脅和關稅,而是進行結構性改革和重大投資,讓美國經濟重新充滿活力,讓它的工人具有競爭力。這才是我們需要達成的兩黨共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